●略微涉及山、天然。
●不带末子玩儿。

    大野智是相叶雅纪的学长,担任大三学生会宣传部部长的工作。相叶则是大二的宣传部部员,在临近建校几百周年纪念日的时候,相叶有幸和大野组成一组负责绘制周年纪念海报的工作。

    “大野君喜不喜欢番茄汁,还是橘子汽水呢?”

    相叶站在校园里的超市前,有些为难的看着冷饮柜。他不想因为买了学长不爱喝的饮料,就让自己在学长心里的好印象降低。因为全校都知道,大野智是美术系最有天赋的学生,在室内设计专业的相叶自然也是对他钦佩有加。

    “啊——决定了!干脆每种都买一个带回去好了……反正多出来的还可以分给其他人。”

    相叶要了几个塑料袋把好几瓶不同的饮料塞进去,迫不及待地回到让宣传部承包下来的小画室。他一边把袋子里的茶拿出来,一边不小心踩到自己的鞋带:“大野君,这个是乌龙茶……哎哟!”

    塑料袋里的饮料撒了一地,相叶揉着膝盖从地上爬起来,周围的部员打着哈哈走过来帮忙,顺手捡起他本想先给大野挑选的饮料拿走,趁乱相叶看到一个穿着红色格子衫的身影走出画室。

    “……大野君,这个是橘子汽水,其他的都被大家拿走了啦真是的!”相叶雅纪的白球鞋被沾了颜料,他把仅剩的饮料递给正在涮水粉笔的大野智。果不其然听到对方含糊不清的回答:“不用了,相叶君好像忘记给自己留一瓶了吧?”

    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 大野抬起头来,从画架后面拿出一瓶可乐在他眼前晃了晃。“刚刚小翔来过一趟给了我这个,所以我说不用了。”他淡笑着冲相叶解释道,“如果相叶君没有饮料的话,未免有点可怜喔。”

    翔……?

    相叶讪讪地收回手,把橘子汽水的瓶盖旋开,回想起刚刚离开画室的红色格子衫。那八成就是樱井翔了吧?身为大野学长的好朋友,却比大野还要神秘,除了几个要好的伙伴知道踪迹外,整日神龙见首不见尾,只留下一段段校园传说。

    “喂,相叶,颜料又用完了,拜托你,可不可以再去美术器材室拿一点?”一旁部员打断了相叶的思绪,把赭石色空罐丢给他。

    “是、是——”相叶忙不迭地灌了几口汽水,拿着空罐再次跑出画室。因为论学校里的辈分,相叶是最小的,所以几乎只有跑腿的份。

    器材室的钥匙除了专业老师,就只有大三的学生会有,平时不会有人进来,导致门一开,里面的尘埃顿时腾空飞舞,在照射进来的阳光下看的十分清晰。但是相叶雅纪认为这种地方是很恐怖的,校园鬼故事里石膏像的眼睛会盯着人看的戏码不在少数。

    “果然还是速战速决吧……”他站在原地望着盛放颜料的柜子,“赭石、赭石……喔在这里啊你!”

    相叶伸长胳膊拿下摆放在最上面的一罐赭石,却被器材室里除了自己的另外一双眼睛吓了一跳,颜料罐从手里滑出,砸到脚上。相叶又惊又痛的,眨眨眼睛看向全身隐没在厚重窗帘后的家伙。

    “你不是跟着智一起画画的那小子吗?”对方倒是先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 “啊啊、不是鬼嘛!”相叶率先松了口气,但是又马上反应过来原地立正,“不好意思!我知道,你是樱井学长!我、我来……”

    “嘘!白痴,你太大声了!”樱井翔竖起手指放在唇前,拽了一把相叶把他拉进窗帘的后面,抬起另一只手给相叶看,指间赫然是一根未抽完的香烟。

    相叶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耳旁传来走进美术器材室的脚步声,接着是专业老师细小的言语,然后咔嚓一响。门被重新关上了。

    紧张的气氛随着一切重归寂静而放松下来,相叶这才想起去瞅一眼神神秘秘的樱井学长,他悄悄斜过目光,樱井还是一脸严肃地侧耳倾听窗帘外的动静,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。相叶承认,樱井长的确实很好看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下颚线条,头发也是从未见过的金色,他也从没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,和双眼皮。而且他还戴着耳钉。

    “学长,没事了吧?”几秒后,相叶放下捂着嘴巴的手低声问道。

    樱井明显愣了一下,凶巴巴地把相叶推开:“你这家伙完全就是笨蛋吧?我差点就要被发现了,都是因为你啦。”

    “因为我不知道学长在这里嘛!”相叶捡起地上的赭石颜料,哭笑不得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 “拿着颜料快走,别对任何人说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 “是,我绝对不和任何人说的!”

    “……喂、等一下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 “我叫相叶雅纪。”


    相叶赶回画室,宛如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的大冒险,他把颜料给了部员以后就屁颠屁颠的凑到大野身边,托着腮看他画画,没十几秒就耐不住性子了。

    “那个,大野君,我刚刚去拿颜料的时候,你猜猜我见到了谁?”

    “小翔吧。”

    “诶——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相叶对于大野的秒答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 “因为器材室的钥匙就是我给他的啊。”大野回答的理直气也壮。

    “那么……大野君也会和樱井学长一起抽烟啰?”相叶试探着问道。

    “偶尔。”

    “好抽吗?那个。”

    大野这次没有秒答,他把水粉笔放进水桶涮了几下,直起身子看向旁边好奇的小学弟,曲起手指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儿。“你就别想了,你才不适合这个呢!”他说。

    “什么啊……”相叶不解地揉着额头,但是看到大野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
    “樱井学长——啊、你果然又在这里!是我啦,我来拿……”相叶雅纪在接下来的几天都会在美术器材室“刚刚好”遇到偷偷抽烟的樱井翔。

    “都叫你小声一点,白痴,小心我把你揍扁!”樱井皱起眉头看着眼前这位笑得一脸褶子的学弟但无可奈何,他猛吸最后一口香烟,便在不知道从哪儿撕的一小片砂纸上碾熄。

    相叶不反感被搞得四处都是烟味的器材室,他发现樱井翔并不像传闻里那样不好惹,虽然外貌像是不良,说话还凶,可性格很好相处。

    他拿了几个浅灰蓝颜料,和樱井一起离开器材室,一般这个时候就会朝不同方向走掉,这一次樱井却难得的和他往画室走去。“今下午我没课啦,怪无聊的,要去找智玩。”面对相叶投射过来的疑惑目光,樱井没好气的作出解释。

    “原来是这样啊——”相叶若有所思点点头,突然飞快跑几步抢先推开画室的门喊道,“喂!大野君!看看我把谁带来了!”

    樱井黑着脸走进画室,看着笑得开心大野给了相叶一眼刀:“我说、智,这个家伙这么聒噪,整天在你身边你不会烦吗?”

    “喂……!”

    “相叶君一直都在帮我们的忙,多亏了有他,海报的工作才可以这么顺利,不然的话不知道要画到猴年马月去了。”大野依旧是嗤嗤笑着含糊不清地说。

    樱井瞥了一旁得意洋洋的相叶没再理会,转而继续询问大野道:“今天下午要一起出去吃东西吗?去上次那家。”

    大野摇摇头:“啊啊、下午约好要赶一下进度,因为临时加了两张海报,不能和你一起了。”

    “……又加了两张?麻烦死了,我可不想一个人去啊。”樱井有点懊恼地踢了一下空颜料罐。

    “对了!让我和你去吧,樱井学长!”相叶在两人之间轮番看着,终于找到机会插嘴道,“今天我不用加班唷——”

    “你?”

    “是啊,让雅纪和你去好了,有他在你一定不会无聊的。”大野智顺水推舟接话。

    半小时之后,樱井翔带着相叶雅纪光临了他经常和大野智一起来的大阪烧店。樱井十分熟络地和老板寒暄,又解释了大野为什么没来,还热切地介绍相叶给他们认识,跟学校里爱搭不理人的样子完全不一样。到底哪一面才是真实的樱井翔?相叶雅纪想不通。

    樱井喜欢吃这家店里当做招牌菜的鱿鱼烧,相叶则点了小份的鳗鱼烧,两人分别要了一瓶冰镇啤酒,吃饭席间两人亦是相顾无言。

    “喂、你知不知道,我们的相遇完全就是一个巧合。”酒足饭饱之后,樱井从口袋里拿出烟盒,抽出一根用店里的打火机点燃,对还在小口啜饮啤酒的相叶说。

    “……啊?巧合?”相叶呆愣一瞬,问他。

    樱井手臂搭在椅背上,侧头看向窗外,烟雾从他的口中缓缓飘散出来,在相叶眼里他变得模糊,樱井眯着眼睛,似乎是在回忆当天发生的事,夕阳的光芒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。“你那天进来之后我马上就躲在窗帘后面了,本来可以等你离开再出来的,但是你这小子,突然来了句什么‘你在这里啊’,我还以为我被看到了。”说着樱井似乎感到好笑,扯起半边嘴角哼了一声。

    “诶?我在找颜料才那样说的。”相叶听他说完,咽下最后一块鳗鱼烧。

    “我是在出来之后才知道你在找颜料!所以说是巧合嘛,要是你没有说那句话,要是就算听到那句话之后我也没有走出来——结局会是什么样呢?”樱井哑着烟嗓,不知是在问自己,还是在问坐在桌子对面的小学弟。


    校园周年庆典很快就到来了,负责绘制海报的宣传部也提前完成了任务。工作人员早早的就把露天舞台搭好,音响设备正在连接的时候,放了很多流行音乐试音响,也把学生的情绪吊起来了。

    “智君,待会儿坐在一起看表演吧?”这一段时间相处下来,相叶和大野成了关系还不错的朋友,也能无所顾忌的叫更为亲密的称呼,但是像樱井那样直呼其「智」还是没有那个胆量。

    “没问题,但是我们要占三个座喔。”大野为了顺应节日气氛,穿上了学校印发的周年庆文化衫(压根没有人会穿),还在额头上绑了印有校徽的发带,变得像个老爷爷似的,“还有人要和我们一起。”

    “诶?”他猜到了是谁,“是翔君吗?”

    “是。”大野带着他占了个三连坐,把校发的应援旗摆在第三张座位上,附近的学生也陆陆续续入座,校庆也随着激昂的音乐正式拉开了序幕。主持人是熟面孔,都是播音主持系的大四生,即将毕业,赶上这样的机会,当然要好好发挥余热。

    这次的晚会八成也像其他庆典一样,节目几乎全被音乐系包办了。相叶嚼着没有味道的口香糖,在舞台上缤纷的灯光里出了神,被大野一巴掌拍醒。

    “快看上面,雅纪。”

    相叶循着声音抬头看向舞台上面,竟然站着樱井翔。相叶不知道樱井还报名参加了演出,他还是金发,相叶怀疑他是不是会定期去补染颜色,耳钉变成了更加张扬的金属耳环,在他现在坐的这个距离看不到樱井的眼睛,但是一定还是那个美丽的样子,眼角一定还有那颗若隐若现的泪痣。台上的樱井好像会发光,多亏了那些多彩的镁光灯,把他照亮的像神明一样,他把话筒放进话筒架调整高度,接着轻快的鼓点从台侧两旁的高档音响中传出。

    樱井操着那一腔富有辨识度的声音唱着《Shouldn't Have to Be Like That》,他的英语发音很标准,和其他人不一样,现在?现在在台上的他就更不一样了。这首歌被樱井用更加平淡而又暗流汹涌的感觉唱了出来,跟着节奏摇摆的身躯也极具美感,不像是真的。

    副歌部分,樱井一直沉浸在旋律中重复着那一句“Shouldn't have to be like that”,像是要把内心的无奈和不甘心传达给所有人一样,反正相叶是感觉到了。

    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啊。

    相叶听着他的歌,很想问樱井,那么结局应该是怎样的?

    “谢谢,谢谢一直站在我这边的朋友们。”音乐渐渐变小,樱井扬起笑容,没有焦点的眼神突然直直的看向自己这边。相叶吓了一跳,随即想到他肯定是在感谢大野智,但是相叶没有收回目光,反而抬起眼来跟樱井对视,穿过好几层人群对视。

    翔君,那天那个问题,你有答案了吗?

    结局到底会是什么样的?



TBC.

谢谢观看。
很大几率会没有(下)。

评论(7)
热度(21)
© 葉藏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