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Oguri House Ⅰ



1.
  大哥段野龙哉最近很苦恼,因为家里的源治还是其他谁把最温柔的好孩子花泽类给带坏了。


2.
  经过如下。
  “龙哉。”
  “嗯?”
  “可以学抽烟吗?”
  “……”


3.
  反正,不是源治就是林诚司那小子,就他俩爱抽烟。鲁邦整天神龙不见首更不见尾,根本没机会教坏我家类。
  以上,是段总的个人推理。


4.
  深町武觉得身为段老大的秘书,有必要给他一点善意的提醒:“My boss,恕我直言,您也抽烟。”
  我会绅士而又文明地在抽烟区抽,毕竟是知性黑道,不像其他人,似乎根本不知道家里有抽烟区。
  这么想着,段野笃定地说:“肯定不是我。”


5.
  终于,佐野泉被段野叫了过来。
  “泉,你跟源治他们年龄比较近。”
  “嗯。”
  “最近到了放学的点也不见他们按时回家。”
  “嗯。”
  “我有点担心。”
  “嗯。”
  “你去跟踪他们一下,把他们的行踪报告给我。”
  “好。”
  “还是你比较乖啊,泉。”段野欣慰。
  “但是我是住校生,麻烦你去跟老师请3天假。”
  “小瞧我,30天。”


6.
  段野还是低估了正处在青春期的少年们的顽皮程度。
  给佐野请了30天假期后,从第5天开始,段野心目中最乖的泉也和类一样,跟源治一起不按时回家了。
  “深町,叫你去把佐野泉带来见我,人呢?”
  “实不相瞒,my boss,体育生不是盖的,我们的人追不上他。”


7.
  段野把业务交给深町,自己回到了小栗之家公寓。
  “段野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刚进门就有人问安。
  “你是……桐原亨?”段野打量了来人。
  “也就只有您记得我的名字了。”
  “你不是在考正式医生执照吗,看你抱着一只猫,是要去找鸟取请教吧?”
  “呃,不……是,是的,鸟取健一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兽医,我崇拜他很久了。”
  “就在5楼501,去吧。”段野贴心地给他指明方向后,进入了一号电梯。
  其实,这不是我的猫咪,这只是我从路边捡来的,并且我也不是要去找鸟取先生学习的,我考的是正式人类医生执照,但既然段野先生这么说了……
  桐原走进二号电梯,按下了5楼键。


8.
  没记错的话,林诚司就住在302,对吧。
  段野敲了三下302的门,无人应答。
  段野重重地敲了三下302的门,无人应答。
  段野超级重地敲……
  “别敲了!我现在可没功夫给你开门啊你这白痴!”
  段野一脚把门踹开。
  林诚司提着裤子从厕所里小跑出来:“干嘛这么没眼色来找我的麻烦啊你个……段野龙哉?”呆愣在原地。
  “本周走的是速战速决路线。”段野扫视一圈房间,酒瓶、外卖饭盒、未洗的衣物……基本上无处落脚,于是只能站在门口。
  “来我这儿干嘛?说起来打住这儿起就没见过你,倒是跟二楼的混小子和另一个整天嬉皮笑脸的——”没等林说完,段野视垃圾为无物,大步跨过去,把林怼在墙角,一只手支着墙壁。


9.
  “你果然知道源治和类的下落,告诉我。”
  “……我不知道,你说什么呢?”
  “限你5秒钟回忆一下。”
  “不是,我真——”
  “5。”
  “等会儿,你——”
  “4。”
  “我真不知——”林眼睁睁地看着段野从后腰拿出手枪。
  “3。”
  “救命啊!这里有人要——”
  “2。”枪抵上头。
  “——杀了我!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  “1。”
  林绝望地闭上眼睛,但是枪声久久未响。
  “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,”段野收回手枪,放开了林,“骗你的,手枪根本就没上膛。”
  林又眼睁睁地看着段野转身,迈过垃圾,临走前还站在门口特意叮嘱道:“我说,你可千万别教坏小孩子啊。”


10.
  “……啊混蛋!你是在怀疑我吗!可恶!”反应过来的林诚司一巴掌抡翻了一个花瓶,一通发疯之后,他静静地伫立在一片狼藉之中,用颤抖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  “喂……”
  “妈妈……”
  “我、我刚刚上着厕所唱着歌差点就被杀了啊,我……”
  “妈妈,我好害怕啊呜呜……”


11.
  段野心很累,一帮小鬼头就不知道体谅一下自己的艰辛。
  唉,结子,换做你,你会怎么做?
 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家门口,慢慢的拿出钥匙开了门。
  结子,我已经……
  “生日快乐!”
  咦。
  段野呆滞地看着房里的横幅、彩带、小彩灯,还有公寓里的其他人,以及桌子中间蛋包饭形状的生日蛋糕,上面还用红色果酱歪歪扭扭地写了一个“龙”字。
  “让你担心了,龙哉,”花泽类抱歉地笑笑,“这几天我和源治只不过是偷偷去学了烘焙而已。”
  “你叫来跟踪我们的傻大个完全没用,”源治瞥了眼一旁的佐野泉,“喏,那个字就是佐野亲手写的。”
  段野仿佛受到了背叛般地看向佐野,后者躲闪着他的目光说:“写的很棒不是吗?生日快乐。”
  “怎么样!各位!我的保密工作做的还不错吧!”林诚司从后面跟了上来,“刚刚他拿真枪对着我哎,我都不带怕的!”



12.
  原来,大家都说好了啊。
  段野发现了坐在角落里的未来人类医生,“桐原,怎么,难道你也是计划的知晓者吗?”段野颤抖指,“刚刚见到我你怎么——”
  “别去质问他,段野,”鸟取健一看了眼抱着猫的某人,“他存在感太低,是倒数第二个知道的。”
  “谢谢您,鸟取先生。”桐原感激他的解围。
  “随手关爱低智人士,不用谢。”



13.
  可恶,竟然是这样的发展。
  有什么东西在段野眼角闪烁了一下,转瞬即逝。
  “谢谢你们。”



14.
  来切蛋糕吧!
  “你们真有心,竟然特意做了蛋包饭形状的蛋糕。”段野切下一块放入托盘,看上去很开心。
  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其实是没有成功做出圆形坯子。
  源治、类、佐野想。
  “因为大家如此爱您。”



15.
  “对了,龙哉,鲁邦也来过,让我替他给你说句生日快乐,”说着,花泽类拿出一个钱包递给段野,“这是他给你的生日礼物,你的钱包。”
  ……什么。
  段野摸遍全身,自己的钱包确实不见了,他回想起下午进入公寓大门时,一位冲撞了自己的保安:帽檐压的很低,看不清面容。现在想来,那时候的应该就是鲁邦。
  这家伙,来都来了也不进来坐坐。
  “他还说,这个礼物是想让你体验一下失而复得的感觉。”
  “……”



16.
  不过话说回来,类到底为什么想学抽烟?还是很好奇的段野龙哉在聚会结束后叫住了花泽类进行了一场谈话。
  “类,当初为什么突然说想学抽烟?”
  “现在已经不想了,龙哉。”
  “那就告诉我当时的想法。”
  “其实也没什么,这还要从很久之前说起,我偶然看到龙哉在抽烟区抽烟的模样,那时候我觉得龙哉真的很帅,所以想抽烟也许可以提高自身魅力。”
  “……哦。”







FIN.

桐原亨是小栗旬在世界奇妙物语中的Air医生一集里饰演的角色。

评论(11)
热度(88)
© 葉藏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