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篇相聲(被碾壓。
沒有固定CP向,基本是手越團寵。
本文有設定,觀看過程中如有不適,請馬上離開。



1.
  “祐子,笑一個!”
  “嗯…誒哇啊啊啊啊啊?!”
  手越祐也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,手中的瑪芬蛋糕一個手抖,啪一下掉到了桌子上。
  小山一頓連拍,笑著拿下照相機,“怎麼了Tegoshi,反應這麼大?”
  還不是因為……
  “鏡頭恐懼症吧。”翻看雜誌的增田頭也不抬。
  “才不是啊你這傢伙——”手越拍拍心口翻了個白眼,拿起蛋糕。
 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被叫了“祐子”。



2.
  “抱歉,我來晚了!”加藤成亮懷中抱著外套匆匆出現在大家的視野。
  “啊,Shige—還以為你趕不來了。”小山放下照相機,迎上去幫他拿了衣服。
  手越伸手夠來被丟在沙發上的照相機,調出圖庫界面,翻出自己的照片。
  眼神,充滿男性雄風,OK。
  神態,堅毅而具有魅力,OK。
  髮型,乖張中有著一絲迷人的俏皮,OK。
  著裝,日式和歐美的時尚混搭,OK。
  除了受到驚嚇時下意識翹起的小指稍有瑕疵。
  其他都非常OK!
  手越鬆了口氣,把相機放回原處。



3.
  “好,既然大家都到齊了!”小山給大家點了果汁,一副要發表什麼重大事情的樣子,“很久沒有一起出去玩了吧?今天,有好消息告訴各位喔!”
  “這什麼啊,菠蘿味的果汁,好甜啊。”增田嘗了一口杯中的黃色液體。
  加藤聞言端起盛有綠色果汁的杯子闻了一下:“我的好像是青蘋果。”
  “啊,那我這杯是草莓或者桃子啰?”手越打量了眼前的粉色果汁,“K醬肯定是紫薯味!”
  “喔!看上去不是很甜,很想嘗嘗看!……哪有紫薯味的果汁啊喂!”加藤全面否定了這個觀點,增田跟著笑起來。
  “……靜一靜,麻煩大家靜一靜,我要宣佈……”
  “誒—?原來沒有紫薯味嗎—!”手越不服。
  “停一下,停一下……”
  “那很明顯是葡萄味吧,”增田一語道破天機。
  “……”



4.
  葡萄汁被三人輪著喝光,才安靜下來。
  “……好,那麼接下來就是這個!”小山強顏歡笑,從口袋中掏出四張票,“鏘!溫泉優惠卷是也!”
  “溫泉?!”異口同聲。
  “嗯!沒錯!這是我回家時媽媽給我的,她已經去過一次了,說是超級棒的溫泉。”小山一時間變成了溫泉廚。
  “聽上去不錯啦,但是——”
  “Shige,身為idol,還要兼顧小說的連載,身體已經有些吃不消了吧?”
  “嗯…肩膀會酸痛,眼睛也是……”加藤捏捏肩膀。
  “我說Massu,平時一直在探索時尚的道路,已經有些疲倦懈怠了吧?”
  “被發現了嗎?最近總覺得有點審美疲勞了。”增田合上了手中的某時尚雜誌。
  “那Tegoshi!…咦,Tegoshi呢?”小山發現突然不見了的手越,回頭張望,發現他正躡手躡腳地離開,“…等下!不是吧,竟然有那麼討厭溫泉嗎?”
  “啊嘞?啊哈哈,被發現了…!”手越尬笑著轉身回到了座位上。
  “那就這麼決定了!一起去溫泉吧!NEWS在一起這麼久,差不多也要坦誠相見了。”小山便一錘定了音。
  手越無助地瞅瞅加藤。
  “好啊,那就一起去吧。”
  手越無助地瞅瞅增田。
  “好,既然是那麼棒的溫泉。”
  ……
  完、完了。



5.
  “抱歉,K醬……”
  “嗯?”
  “那天我可能沒法和大家去泡溫泉。”
  “誒?怎麼了嗎?”
  “我那天可能會腹瀉……”
  小山慶一郎黑人問號臉.jpg。
  “很棒的笑話,但不行啦,NEWS是四個人,要四個人一起去喔。”



6.
  手越祐也是女生。
  所以被叫“祐子”會嚇一跳。
  所以不能跟成員“坦誠相見”。
  不是不喜歡溫泉。
  而是如果真的坦誠相見了。
  會變成一團糟。



7.
  增田貴久察覺到了搭檔的不對勁。
  比如,被叫“祐子”的劇烈反應。
  比如,看一遍自己的照片後一臉意味不明的安心。
  比如,明明喜歡跟成員玩卻不想去溫泉。
  比如現在。
  “Tegoshi,怎麼不換衣服?”增田問道。
  “…啊?啊!馬上、馬上就換!”嘴上這麼說著,但手越扭扭捏捏地揪著T恤怎麼也不繼續脫了。
  果然有點奇怪。
  “穿著衣服是不會被允許進入溫泉的喔。”
  “這種事我當然知道!”難道要在你面前露出胸部才Nice嗎!手越咬牙。
  此時,相隔幾個存衣櫃的隔壁傳來加藤和小山的聲音。
  “唔啊,Koyama也太厲害了吧?”
  “啊?什麼很厲害?”
  “我的怎麼沒你的粗啊?”
  “沒有嗎?差不多一樣粗吧!”
  “你過來我們比一下……看,你的果然粗一點。”



8.
  什麼啊這是?
  粗個鬼啊!
  還比一下……比個頭啊!
  工口小說家!
  色情男主播!
  原來男更衣室一直是這種日常嗎?
  怎麼辦啊我……
  手越心中一萬隻草泥馬呼嘯而過。



9.
  “說起來,Massu的最粗才對吧?”小山說。
  “對喔,那過去那邊跟他比一下好了。”加藤附議。
  不、不行!
  不能過來比那個——
  Kya——!!
  “果然,Massu的胳膊最粗,畢竟都是肌肉嘛!”加藤笑。
  “平時都有注重鍛煉,定期去健身房什麼的。”增田也笑。
  “Tegoshi?怎麼捂著臉啊,哪裡不舒服嗎?”小山關切地湊過來問道。
  ……
  …………
  ………………
  我真傻啊。
  以上,就是手越祐也的全部心理活動。



10.
  增田跟著小山和加藤先離開了更衣室,突然想到手越還不認識去溫泉的路,又原路返回打算等著搭檔一起,畢竟他迷路的話就麻煩了。
  靠近更衣室的和式推拉門,裡面隱約傳來手越斷斷續續的自言自語。
  “……胸…”
  “…啊!游泳褲!……”
  “咦?男式……”
  增田僵在門外。
  什麼跟什麼啊這是……
  像第一次來溫泉似的。
  他一把把門拉開,大步走了進去。
  “喂,Tegoshi——”
  “啊啊啊啊啊你怎麼回來了!!別看啊——!!”
  ……
  什、什麼。
  那是…?
  “啊啊啊啊是胸部!胸部啊啊啊!?”
  “我知道是胸部,所以說別看啊混蛋!!”手越雙手護住胸部,披在身上的浴巾滑落,露出了穿了一半的男式泳褲。
  ……
  囍(。



尾聲.
  手越祐也,女,29歲。
  女扮男裝混跡傑尼斯事務所數十載。
  天道好輪回,紙終究包不住火。
  增田貴久,男,30歲。
  誤打誤撞發現自己十多年的搭檔其實是女生。
  三觀正經歷災後重建。
  還有對一切都毫不知情的小山慶一郎和加藤成亮。
  NEWS四人的命運該何去何從?
  且聽下回分解!
  (沒有下回。






Fin.

评论(5)
热度(23)
© 葉藏/Powered by LOFTER